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我整整六年的青春 21

21

    我听见一阵阵的闹鐘声响,我猛然地睁眼清醒,我飞快地关掉又吵又烦的闹鐘,我又懒洋洋地起床刷牙洗脸,我伸个懒人专用的懒腰,然后张开双臂舒适一下肢体,接着我打开窗迎接早晨之光,我深深的吸口气,多么美好的人生啊!只是我觉得有个很重要的事情得去做,而不是在这里悠间自在呢。我滑个手机打发时间,我发现有个讯息对话,而且内容还非常的多。
    「方芮芮,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情,就是昨天我离婚了,我彻彻底底摆脱王建吾这个烂人了,我终于解脱了,不过我离婚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跟你道歉,抱歉我抢了你的男朋友,也许今天有这个下场全然是我的报应。」
    传讯息给我的是李子涵。我已读她的讯息,结果她又传来了,难不成她守着手机彻夜难眠?又知道我已读了。「对不起,你能不能原谅我?我知道你现在正在看,我昨天失眠了,因为你我失眠了,我觉得好亏欠你。」本来不打算回应的,但我终究还是回应了,这不听使唤的手指打字了还真的打个屁!
    「你能看清楚就好,反正那个渣男被你抢走了,我倒是挺开心的,应该换我要感谢你才是。」
    「我真的以为他是我值得託付终生的对象,我才抢过来的。」
    「你别高兴太早,我可没有说我会原谅你呢。」
    「我纯粹想跟你道歉而已,你能不能当面讲?顺便庆祝我离婚。」
    脸皮可真厚,破坏别人感情的狐狸精,我还要把狐狸精当姊妹不成?我已经大梦初醒了,我才不要重蹈覆辙。
    「你离婚干我屁事,老娘才不稀罕你的姊妹情。」
    然后我立即将她封锁,这个噁烂犯贱的女人才不配当我的姊妹,看她离婚我就是爽,可以封锁她了,不必在她脸书看好戏了。好一对狗男女啊,骂归骂不住地在心头里诅咒狗男女下地狱,最好是十八层地狱,最好是永不超生。突然间脑袋空白,我到底是要做什么重要的事,我偏偏想不起来,我今天要干嘛。
    「芮芮!下来吃早餐!」就算隔着房间门,我仍然听得见母亲从楼下的叫嚷声,我真的有时候想要把闹鐘丢掉,让母亲代替闹鐘呢,可是母亲偏不肯。我温吞的整理服装仪容后,我下楼了,下楼可不得了了,香气四溢、多令人食指大动呢。我见着母亲又亲切又笑顏的说:「早餐准备好了,可以来用餐了。」我匆匆地坐好在餐桌前,「我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动了。」但被母亲使个眼色:「你爸跟你哥还没下楼,你敢动你就走着瞧。」我吓得把双筷放好,很乖的不赞一词。
    父亲和哥下来了,哥搀扶着爸温吞地走来又温吞地坐下,与我对坐的父亲慈祥的笑容温和了我的双眼,「什么事啊,你们母女俩又在斗嘴了?要不要我也来参一脚。」母亲端完稀饭后,坐在父亲一旁滔滔不绝:「我在念芮芮都没有规矩,像个男孩子一样,我怕全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人要她。」
    「她若嫁不出去,我养她就好,我怎么捨得她嫁出去呢。」父亲说。我可十分感动呢,我楚楚可怜的望着父亲,我说:「对啊,爸怎么捨得我嫁出去,我一旦嫁出去,爸的日子可谓食之无味呢。」
    「我真受不了你们父女俩。」母亲摇头说的。
    「别气馁,妈!你可还有我呢,我绝对会娶个让你满意的媳妇。」
    娶媳妇?娶老婆?我不知不觉地笑得夸张了,然后也直接的吐槽拼命的吐槽,「拜託,赵婷婷是个多么好的对象,你都把人家甩了,你还找得到更好的女孩吗?我看你也要终生孤独了。」
    「我是和她和平分手,哪有你说得把对方甩了。」
    「你说说看嘛,你干嘛不娶人家?她哪一点不好?」
    「不是不好的问题,是我不想耽误对方的青春,女人的青春有限,我既然不能给她幸福,我应该要早点放她走。」
    好听到都不会跳针,你说的鬼话鬼才相信。我板一眼后一口又一口吃着我的美味早点,只是右耳还得听李振昌训话,「你说我,你怎么不说你自己,爱了一个不应该爱的男人。」但他说得对,我确实爱了一个世纪无敌大渣男,而且还浑然不知,而且还如梦初醒才知道枕头边是个烂男人。唉——唉——
    光是想到就好想找地方鑽洞躲起来。但幸好父亲出声解救:「干嘛要说你妹的伤心处,那个男人不要再提了,人总会识人不清的时候,经一事长一智嘛。」可我陡然的闷闷不乐了,可我望着父亲然后吐露心腹了:「爸,不过还是要跟你说对不起,要不是因为王建吾你也不会心脏病发作倒在停车场,要不是碰巧有路人经过帮你做cpr,我想今天就看不到你了。」
    「傻丫头,我这么健康身体这么勇,怎么可能倒地就回老家了。」
    「可是,那次真的很危险,我不想要再有第二次了。」
    「不会,我会把你爸看好的。」母亲夹菜给我,说了话抚慰我。
    「谢谢妈。」我吃得津津有味、我吃得幸福快乐,但我哥又说出了满腹疑问,「不过很奇怪,帮助爸做cpr的人,为什么说自己没有印象救了爸?明明这是一件善事,却迟迟不肯承认。」
    「可是我后来有一直感谢那个路人,但那个路人就真得没有印象,甚至连我的感谢礼都不收,真的是好心的路人。」
    我俩疑问来疑问去,父亲就指着这些清粥小菜了,「先吃吧,待会你们可有一整天可以聊了。」对了我和李振昌要一日游,应该说今天是假日要去约会呢,反正间着也是间着,毕竟这是一个月前就约好的行程。我微微一笑就细细品尝美味的美食,过了好一会儿,我们一家四口肚子都填饱了,简直是幸福洋溢呢。父亲去做运动、母亲去打扫家里头,而我和我哥正是走出门,逛逛一些老街,只是在外头走着走着我不禁的感到怀疑,怀疑到满脸皱紧眉头,我哥还对着我端详呢。
    「你有心事啊?」
    「你哪里看到我有心事。」
    「从你的脸上我看到有心事」
    他靠得很近,我推开了他。
    「也不是大事,只是我觉得今天醒来后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做,但我就是死都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有天总会想到的。」
    我忽然想到了!于是我直接了当的说:「我要做的那件事是跟你有关的,好像要去救你,一个关係到你生命的事情。」但换来了他的哄然大笑,「你真的有病了!我好端端的你是要救我什么,银杏有没有吃?我帮爸妈买了好多银杏你也可以嚐嚐。」
    我怒瞪了他、我脸跟身子转到别处,就是不与他对视,我摆明的说我正在不爽,「我看我今天还是别出门好了,在家当个宅女应该比较快活。」
    「好啦,生气什么,我的不对就是了。」他的温柔低语可驯服了我的不悦,于是我就忍俊不住了,「跟你闹着玩的,瞧你心急的样子,真的好好笑。」接下来换他狂瞪我呢,但我反倒无所谓,我仍然笑嘻嘻,陪着他逛起老街,走过一街又一街,然后我俩默契十足的口渴了口乾了,也异口同声的问彼此:「你要不要喝什么!」
    「你干嘛学我说话。」
    「你干嘛学我喝饮料。」
    妈的,多么幼稚的对话,我想我们已经离未成年有一段时间了呢。
    「那你去买。」
    「你等我。」
    李振昌就这样跑去马路的对面买手摇饮了,我就在原地等候,但我见着了脏东西,那就是无敌大渣男,王建吾!还搭肩着一个波涛胸涌的女生缓缓走来,天啊!城市就这么小、县市就这么小!怎么会巧遇到仇人呢,我还真是倒楣透顶了,我明天绝对要去拜拜。
    「这不是方芮芮吗?这么巧遇到你。」
    我可不想遇到你呢。儘管心里头这样想,但我仍然落落大方呢。
    「对啊,可能正在走什么运呢。」
    「她是谁?」旁边那位长相极丑,嗓子又哑又难听,眼小鼻大的女人说话着。
    「她是我前前女友,就我曾经跟你提过爱我爱得要死的那位。」
    现在是恨你恨得要死。
    「原来就是她哦!」接着又打量我又开始批评连连:「你怎么会喜欢这种没有气质的女生,我还以为你的眼光多高呢,还不过是如此。」我笑的一声反击:「小姐,你瞧你自己全身上下就只有那胸器惊人,不但没身材面容又丑陋,请问你又好在哪?我还真的看不出你好在哪?」
    「你怎么这样说话。」
    「我有说错吗?那个渣男只是贪图你的身材,你以为他真的爱你吗?昨天他才离婚,今天就跟你约会,傻子才会认为他是真心的,而你就是那个傻子。」我语毕后,对方可是转身对王建吾问长又问短:「你昨天真的离婚吗?你不是跟我说你没有结婚吗!你欺骗我!」面对这怒气冲冲,他就是有办法安抚,实在是情圣一个,他递出身分证,展示配偶栏,又骄傲又自若地说:「我真的没有结婚啊。」我看到直摇头了,因为这女人竟然相信了,简直是白痴一个,都离婚了配偶栏当然空白啊。
    「你果然对我最好了,」才说完又开始洒恩爱,我可是一点都没兴趣当他俩的观眾,于是我作势要走,但被一句话留住:「我有些话要跟你说。」然后又对身边那个貌若无盐的女人说:「你去车上等我。」她就又听话又乖的上车了。
    「你有屁就快放吧。」我斩钉截铁的说。
    「你不要忌妒我又有春天了,就在那里扯我后腿,爱不到就要大方的祝福。」
    「我祝福你?我爱不到你?」我指着他,「能够离开你是我一生的福气,好加在我没有陷下去,你别来找我麻烦,我就阿弥陀佛了。」然后我笑呵呵了,他当然看得火冒三丈,说起话来咄咄逼人:「我知道你这个人最心口不一了,就像当初追我一样,我对你非常的了解。」
    我不是省油的灯,我声色俱厉的说:「你差点就成了杀人犯,万一我爸因为你的见死不救而过世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见死不救?」
    「我是没证据,你别忘了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我犀利地两眼瞪视他。
    「那到时候再说瞜。」看他轻松自在的样子,我可是心头火起,无处可发洩。他一句话:「我要去约会了,掰掰。」就瀟洒转身、就瀟洒上车,然后就飞快地将车行驶到我的视线以外,妈的!我真想骂脏话,我真想咒骂,我诅咒你王建吾,你绝对会下地狱的!
    绝对,绝对会下地狱的。
    接着我闻到一阵阵又香又甜的味道,我低头一望是冰淇淋!李振昌竟然给我买冰淇淋,我又惊又喜,我兴奋地说:「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应声:「我买的。喜欢吗?」我二话不说从他手里抢来,一口口享受着,但我又看见他另一隻手拿着珍珠奶茶,可恶!竟然只买一份,我乾脆的直问:「你很过分欸,明知道我爱喝珍珠奶茶,也爱吃冰淇淋,结果你自己就喝珍珠奶茶。」但我意外的是他居然也递给我珍珠奶茶,「这也是你的,通通都给你。」
    「你是佛心来的?竟然对我这么好,一定有不好的事对吧。」
    「我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我的好朋友遇到感情的问题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难怪会约我,就是有目的的。我冷静地冷静地回答:「你说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虽然我眼光很差,眼睛沾到狗屎,不一定能提供意见,但我很乐意帮助我哥哥的朋友。」然后我俩朝着前方公园边走边说、然后我俩说得有笑有沉,好一次的促膝谈心呢。
    「我的朋友遇到一个难题,就是他爱上了他的继妹,所以他心烦意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爱上的?对方知道吗?」
    「对方当然不知道啊,就怕说出来后两个人的感情会產生变化,就怕尷尬就怕失去这个妹妹,毕竟妹妹对我朋友都是保持着亲人的态度。」
    「我觉得时代不同了,可以告白看看,反正他们两个也没有血缘关係,」我边諦听边猛吸珍珠奶茶。「所以你觉得告白质得一试?。」他既认真的望望我又对我轻言慢语,我多么不习惯。
    「对啊,反正你朋友的妹妹应该也不会怎么样吧,就答应或拒绝。」然后我把喝光的手摇杯丢到垃圾桶,转个身一不注意就差点被行驶过来的脚踏车撞个正着,是我哥拉住我的,但我也慢慢地躺入他的怀抱。
    「那你要答应还是拒绝?」
    「我要答应个什么?我要拒绝个什么?」
    「不满你说那个朋友就是我。」他含情脉脉凝视我,凝视到我全身的毛都起了,我快速地推开他的拥抱,然后故作镇定的说:「你很爱开玩笑欸,我看根本就没有你的朋友存在。」
    「我就是那个朋友,你就是那个朋友的妹妹,所以我就是在说你啊。」
    「你是那个朋友,我是你那个朋友的妹妹,所以你就是在说我?」
    「我喜欢你。」我被他妙语惊人的久久不能自己,我只能聆听他的肺腑之言。「我一直以来都喜欢你,从小到大都喜欢你,没有一天不喜欢你,我非常非常的喜欢你。」
    我突然心如鹿撞,我居然被自己的哥哥喜欢!天啊!我的老天爷啊,现在是什么情形,我有话说不出啊!我有话梗在喉咙啊!
    「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勇气才跟你说的,无论如何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回应。」
    怎么办!我竟然没有拒绝,可我也没有答应,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内心的小剧场不住地上演,我歇斯底里、我又吼又叫,然后我装疯卖傻的应一声:「我好像失忆了。」我掉头就走,赶紧开溜,这个问题我先闪避一下,不过呢,
    不过呢,我哥正在后面俇追我,拼命的追我,竭尽所能的追我,
    我可是不会停的!我还没准备好面对接下来的问题,总之我就是尽量的跑,跑得跟疾走如飞一样。
    疾走如飞的跑啊!
    全书完


同类推荐: 每晚都进男神们的春梦野心等待在宿舍的粗肉棒们穿成恶毒小姑子怎么办(NP)花开彼岸我的袖子有古怪师兄,别来无恙我就喜欢你不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