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瑟瑟 (1v1 H) 夹紧

夹紧

    池霜被人乖乖哄着脱了衣服,男人张开手掌罩着她的雪乳轻轻揉玩,白腻的乳肉软绵绵的,跟化掉的雪团子似的被捧在手上,而雪中一点红梅更是美不甚收。
    池霜被他这样捧着胸亵玩,脸上红晕泛起,看着自己的雪白上印上他的指痕,即使他的手离开她的肌肤,她也感觉还有一双干燥温热的大手紧贴着她。
    就在池霜想开口让他停手的时候,男人突然弯下身子,伸着舌头在白软上舔了一口,紧接着又是一口,直到他舔遍两颗饱满,在上头留下湿漉漉的痕迹。
    胸前湿湿凉凉的,绯红的乳尖高高挺立着,池霜在商肇看不见的身后蹭了蹭脚尖,夹了夹双腿。
    商肇终于满意抬起头,他握着自己早已难耐的粗长抵着绵软蹭了蹭,顶端冒着晶亮的小眼儿压着她的红果碾了碾,在她忍不住轻喘出声时,商肇拉起她的两只手从两侧拢住自己的两团。
    “夹紧了。”
    商肇扶着自己从两团中央的缝隙顶了进去。
    池霜的胸不算大,堪堪有他的手掌大小,每次都刚好他拢在手心里把玩。不过她一躺下,浑圆缩水大半,她只好用力拢了拢,努力夹紧正埋在她胸中间的那根粗硬。
    幸好有了口水和黏液的润滑,他的抽送时还算顺利。粗长缓缓从下往上送,坚硬的棱角柱身擦过细嫩的绵软,没几下池霜的胸前就红了,微微有些刺痛。
    池霜垂眼看看自己白白嫩嫩的胸夹着狰狞的画面,又抬眼看看身上耸动腰臀的男人脸上凝着的欲望,他眉头微蹙,克制着抽送的速度。
    他劲腰摇摆时起伏的肌肉线条很是好看,窗外的晨光落在他的上半身,细汗涔涔的蜜色肌肤被光一照像是上了釉一般。
    这时,可能是弄到快活处,他从喉间溢出一声粗喘,眉头拢得更紧,腰身挺动的速度更快了。他垂着的眸里欲色渐深,晨曦吻在他的半张脸上,他的轮廓线条像是被光雕琢过一样。
    池霜躺在他身下,被他顶得上上下下地晃,粗长的顶端每次冲出来都要顶上她的下巴,顶端冒出来的湿黏沾上了她的下巴。
    她的鼻尖萦绕的全是他的气息,池霜被热气蒸得浑身冒细汗,身上泛着情欲的潮红,细长的双腿在床单上蹬了好几下,身体里有股迫不及待的欲望。
    “在想什么?嗯?”
    正想着男人此刻好看得要命的池霜猛地被人掐住两颊,回过神来,男人似乎有些不满,他一边耸动在她的两团白软里进出,一边掐住她的脸颊问道:“这种时候在我面前走神?”
    池霜红着脸摇摇头:“没有,就是手有点儿酸……”
    “娇气。”商肇松开她的脸,揉捏着她的耳朵,他耸动得更快了,低哑的声音钻进池霜的耳朵时,她浑身都泛起一阵挠不到的痒意。
    他低头吻了吻她氤氲着水雾的眼睛:“你喊我两声,我快一点。”
    池霜被他蛊惑着嗫嚅地开口:“老公……”
    “嗯。”商肇应了一声,急喘着,腰腹间的肌肉变得硬邦邦的,大腿上的肌肉高高地鼓起。
    池霜被他撞得呜咽一声,手上松了劲。
    裹着肉茎的绵软突然松开,粗硬一不小心直接打到池霜的下巴,顶端擦着她的唇跳到了她的眼前。
    池霜一颤,闭了闭眼。
    “睁开眼,看我。”商肇霸道地命令道。
    池霜羽睫颤颤地睁眼,就看到他用修长的手指圈着自己,就对着她的脸上撸动着,近在咫尺的肉红色肉茎因为久久未能纾解而胀得紫红,翕张的小眼正饥渴地挂着透亮的津液。
    正根狰狞几乎要贴上她的脸,滚烫的热气裹挟着他霸道的气息,烫得池霜浑身血液都往脸上冲。
    她张了张唇,不敢闭眼只得又羞又怯地看着商肇,娇娇怜怜地又喊了一声:“老公……”
    商肇紧捏着粗长,将整根狰狞贴在了女人娇媚的脸上,他哄了两声:“老婆,你亲亲它……”
    靠得太近了,根本不用池霜怎么仰头,她扭过脑袋,伸着脖子凑近粗长,在靠近根部的地方细吻了几下,挺翘的鼻尖抵在肉茎上轻轻蹭过。
    商肇目光紧紧锁在池霜的脸上,她这般顺从的模样让他内心深处的破坏欲更加难以控制。他握紧狰狞,沉甸甸地肉茎轻甩在她脸上,发出细微的声响来。
    池霜双颊涨红,鼻尖空气稀薄,她启唇想要呼吸一些空气,但就在她启唇的瞬间,带着腥涩的顶端抵在她的唇瓣上。
    他钟爱那颗唇珠,用肉冠不停擦碾着,腥涩的黏液顺着唇缝滑进池霜口中,唇上痒痒的,池霜下意识地伸出舌头去舔,却舔到了男人。
    舌尖刚好钻在他肉冠后头的凸起上,男人的身子明显一震,呼吸更加急促了,握着粗长的手指更加用力,撸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来。
    池霜找到他的敏感,伸着小巧的舌尖努力勾舔着,眼神时不时落在他的脸上观察他的神情。
    就在他难耐地闭眼瞬间,池霜顺势含住他,舌尖绕着饱满的肉冠打转,然后用力吸啜一口,简直是要把男人的魂给吸走了。
    “呃……”男人猛地掐紧自己,腰背一弯,差点砸了下来,他慌忙用一只手撑住身体,胯下的那根却因为动作往池霜嘴里送得更深了,一下顶到她的喉咙。
    池霜吞吮了一下,口中的粗硬突然跳了跳,顶着她喉咙的肉冠猛地射出腥涩的黏稠。
    池霜吞咽不及,呛咳一声,商肇骤然回神,瞬间抽出粗长,还未射完的稠白被带了出来,落在池霜的唇角鼻尖,还有两簇射得远了,沾在她的额角与眼睛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池霜紧紧闭起双眼,喉咙的不适让她轻咳两声,嘴里并不好吃的腥苦让她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她看不见只能挥着手摸索,摸到商肇的手臂,拍了拍他,要他来解救自己。
    还未喘匀气的商肇两忙从床边抽了两张纸,将人扶起来小心翼翼地擦掉她脸上的浊白。他轻嗅两口,池霜身上好像沾满了他的味道,这让他很是愉悦。
    “你还笑!”脸上被擦干净的池霜一睁开眼就看到商肇的笑容,以为他在笑自己的糗态,不满地撇了撇嘴,推开他还要往她脸上摸来的手。
    “没笑。”商肇敛起面上的笑意,用手背贴了贴池霜红得像是要烧起来的脸颊。
    微凉的手背缓解了池霜脸上的热意,她捂住他的手用脸贴了一会儿,然后推开他爬起来。
    “我想喝水。”
    “我去倒。”商肇拉过被子随意将人裹了裹,然后光着身子翻身下床,大大咧咧地在房间里走动,身下沉甸甸的一坨跟着晃来荡去,池霜看得脸上刚褪下的红热又泛开,她匆忙转移视线,扭过头去看窗外的景色。
    太阳已经升起了,雪山顶的白雪终年不化,此刻被阳光照耀着泛着粼粼金光。
    山之巨大让它面前的一切都显得很渺小,包扩坐在窗前的池霜,她就像只小小的蚂蚁在仰望着山顶。
    “喝吧。”商肇将水杯送到池霜手上,又爬上床搂过池霜。
    池霜顺势一歪靠在他的怀里,捧着水杯喝了几口,口中奇怪的味道消失了,她把水杯又送到商肇嘴边,让他喝几口。
    商肇接过水杯直接一饮而尽,然后把水杯放到一旁。
    “几点了?要出门了吗?”池霜知道商肇是带她来玩的,她很期待他安排的行程。
    谁知,身旁的男人来了一句:“今天不出门了。”
    “嗯?那今天我们做什么?”池霜疑惑地转过头看向商肇。
    商肇将刚才倒水时顺便取来的东西塞到池霜手中。
    池霜呆呆地看着手中的两盒避孕套,耳边响起男人的声音。
    “做爱。”


同类推荐: 抱抱【校园H】【现言】逢灯(1v1)回声(兄妹骨科)悖论H( 续更)妖精在黄昏来日方长衔玉(古言,h,1v1)爱没有(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