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POPO原创市集
首页襄山神女(古言 1v1) 公主偷窥(微H)

公主偷窥(微H)

    晚上就寝时分,神女借口说要去别处,哄了羲和信了自己所说,并披了外衣真的出了屋子。在床上的羲和不疑有他,自己蒙上被子倒头大睡。
    在屋外听着羲和睡熟了,神女悄悄溜进贵妃的寝宫,本来想直奔睡觉的屋子而去,可是在听到屋里有人说话后,她侧身一闪,躲进了浴室之中。
    看着清澈见底的水池和池底铺着的一颗颗雨花石,神女想起来以前跟着宝寿的时候,那时候宝寿使了浑身解数勾引那个冷情冷性的国师。
    明明主动投怀送抱公主吹箫了,可是那国师却觉得自己玷污了公主,连面都不肯见了,弄得堂堂一国公主,整日想的抓耳挠腮,就是寻不到与国师见面的机会。
    想起那时宝寿对着供奉在屋里的用檀木雕刻而成的神女像,托着腮叼着笔,抄经都没心情的样子,神女突然觉得如今的自己,与当时的宝寿,何其相似啊。
    低头再看水池里温热的水,神女脱了衣裳,她缓缓从池边下到水中,水从脚心一点一点浸上来,直到淹至胸口。
    浸没在水中,神女惬意的叹了一声,“唉,这皇宫里的人就是会享受。”说着拆开梳起的发髻,几乎委地的青丝飘在水上,神女变出一把梳子,沾着水将头发慢慢梳开,洗去头上的污秽。
    神仙不过凡间的节庆,可是自己就在凡间,跟着凡人一起过节,这好像也没什么吧。凡人过节不就是这样嘛,人要收拾干净,房子家里也要弄干净,有好吃然后再来一身新衣裳。
    人一年到头的盼头不就是这个嘛。
    隔空将案子上放着的巾帕拿到手里,又把沐浴的澡豆弄了过来,她坐回岸上,把澡豆弄碎了在身上打出沫子,这么坐了这儿,看着摆了不少家什,神女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好像,神女庙里,那个给神女准备的浴室就是这个样子。
    她猛地想起来,那时宝寿与国师虽然有了亲密之举,可是国师对宝寿避之不及,总是把“公主你我身份有别,您乃皇家金枝玉叶,微臣不可与您走的太近”这些话挂在嘴上,说的宝寿常常半夜气的肝儿疼,后槽牙都要磨碎了。
    弄得那时自己对那个国师也是横看竖看各种不顺眼,他那副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亲近的样子,看着真的太可恨了。
    后来宝寿不知怎么想的,在国师沐浴时溜进了神女庙中的浴室内。
    后来在浴室内发生的一切,神女想起来都是面红耳赤。
    她那一日宝寿避开庙中所有人,确定国师在沐浴后,她在外间脱了外穿的衣裳,除了贴身的裹胸和薄薄的一层纱衣,她身上再未穿任何衣服。
    那纱衣薄的,看得人都不需要凝神用心,只粗略一眼,就能看到她下腹处的草丛。
    大兴土木盖起的神女庙是由工部勘定皇陵的人选的好位置,将两处泉眼圈在了庙中,一处温泉改成了浴室,另一处泉眼则成了庙中人取水用水之地。
    仿着宫里的样子盖起来的神女庙,每一处都投宝寿公主所好,怎么溜到国师身边,对于宝寿来说那叫一个驾轻就熟。
    猫在屏风后面,这架屏风中间嵌的是用竹丝编成的网,既能遮蔽私密又十分的透气,宝寿把耳朵贴在屏风上,屏息静气听里面的动静,那国师洗澡可真是安静,除了偶尔能听到水瓢舀水往身上浇的声音,再没有其他的动静。
    宝寿拢了拢衣裳,伸出脑袋往里瞅了一眼,男子背对着屏风,头发紧紧束在头顶上,别着一根青玉簪子。那结实的后背看宝寿口水直流,她擦了一下嘴角,生怕哈喇子掉到地上去。
    这个男人,平常不显山不露水,虽然知道他前面,胸口腰腹与后背是一样的,但是她怎么只是看到一个裸背就想扑了他身上去了呢?
    宝寿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心里暗暗的骂道,“宝寿啊,你可出息点吧。你堂堂公主,怎么能对着男子的裸背这般花痴呢!这要是传出去,你的名声不得比粪坑还臭啊!”
    骂完了,宝寿把纱衣一脱,直接一溜小跑奔到国师身旁。
    静心的国师盘腿端坐在水里,他习惯在凝气敛神练练内功,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气息乱的很,神思也静不下来,总觉得有各种事萦绕在心头让他静不下心。
    就在他试着再次静心练功时,一双微凉的手从后面摸了过来,这一双手乱了他的心神,他知道,这是一双女人的手。
    他正要回头跟宝寿公主说话时,国师却发现自己睁不开眼张开不嘴,浑身僵硬,脖子想动都动不了。试着让真气在全身经络走一遍,然而突然间的心神大乱让他这会真气聚在胸口与下腹,心脉经络涨的他胸口气闷,而下腹处,分身竟然粗了起来。
    浸在水里的肌肤摸起来又滑又嫩,宝寿摸着男人的肌肤,心里不住感慨,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长的,是怎么做到脸好看,有学识,骨肉紧实,连这皮,摸起来都这么舒服。
    双臂环住他的肩,一对乳贴上去,“国师,你泡了这么久,”扭头看一眼盘子里的澡豆,“身上的污垢还没洗干净,”嘴唇凑到国师耳边,“今天我勤快一把,给你洗澡怎么样?”眼皮一抬,看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就两眼闭着,嘴角好像?
    弯着???
    “你不开口,我就当你答应了。”说着身子前倾在他的嘴角上亲了一口,这么往前一倾身,两眼不经意看到了清水下的一幕。
    他盘腿浮在水里,那根让自己快活的东西,这会居然跟那晚一样,向上挺着,或者说,是翘着!
    宝寿吞了吞口水,转身去拿盘子中的澡豆,用水化开澡豆,将手心里粉糊抹在他的身上,女人的掌心因为摩擦而热了一点,以百花调香的澡豆化开之后有醉人的香气,宝寿认真的洗着男人的后背。
    洗干净了后面,宝寿看看前面,又拿了一颗澡豆,玉腿轻抬,顺着池壁下到水中,抓着他的胳膊与他俩俩相对。
    双手从他的锁骨向两边抚开,化开的粉糊被她均匀的抹在男人身上,而此时经络发涨心神大乱的国师已经不知道自己该顾哪一头。
    面前的女人此时定然衣不蔽体,她的掌心热热的,被她匀开的粉糊散出的香气窜进了鼻腔中,女人的香气,澡豆的香气,让本就难捱的国师这会更加难受,他竟然想干脆溺死在这水池里吧。
    可是这会下身的反应和公主的暧昧之举,又让那颗被国师亲手封住的春心再次破土而出、
    他想肏公主。


同类推荐: 琼珠碎(师徒h)为师(仙侠 1v1h )宗门上下皆绿他 NPH跳崖后,前夫悔不当初如何打消反派们的灭宗之心(NP)情色射雕英雄传拐只狐妖当夫君成了阴阳宗小师妹后(修仙np)